兆科药业(合肥)有限公司

公司新闻

当前位置-网站首页-公司新闻


香港《信报财经月刊》今日讯 | 李氏大药厂致力创新 CEO:香港应成为药物研发中心


摘要:
  据香港《信报财经月刊》消息:李氏大药厂控股有限公司(简称“李氏大药厂”或“集团”,股票代码:00950.HK)生产的抗病毒药尤靖安®(重组人干扰素α2b凝胶)被安徽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列入“安徽省应急药品生产企业目录”(合肥市12家)和“工信部重点物资保障信息监控平台”(全国各省),成为本次疫情防治的紧急战略物资。近期,李氏大药厂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李小羿博士接受了《信报财经月刊》专访。《信报财经月刊》在1973年7月创刊,与香港经济同步成长,是香港最早的专业财经资讯、是香港最具公信力的报纸之一。
  李博士在采访中针对近年来香港面对疫情,应对乏力的现状及未来发展提出了自己的见解。李博士指出:“李氏大药厂的优势是具有国际视野,了解中国医疗行业现状,熟悉香港环境,集团将致力于创新与自主研发的道路。”李博士还表示:“香港医药业有顶尖人才,可为国家抗疫出一份力。”他建议应在香港设立疫苗生产基地和药物研发中心。以下是香港《信报财经月刊》详细报道(简体版):

  十七年前SARS时的情景,依然历历在目,当年疫情肆虐时期,李小羿博士乘飞机飞到北京,出席小汤山医院捐赠尤靖安®(重组人干扰素α2b凝胶)仪式。“那时候香港机场成为鬼城,北京机场居然连冷气也熄了。”他回忆,那时候香港人在全世界各地都被列为不受欢迎人物。


尤靖安®(重组人干扰素α2b凝胶)

  在香港科学园集团总部内,李小羿万万没想到这些恐怖的情景,今日居然变本加厉重演。李氏大药厂成立于1994年,尤靖安®作为自主研发的首批药物,早在2001年SARS前已经推出市面。以前的干扰素都是通过针剂注入皮损的地方,我们用专利技术发明了外用干扰素,将产品涂抹在脸部、口周以及鼻腔粘膜等处,可以有效的阻止病毒接触传播和入侵,等于多一层“隐形口罩”。

国家抗疫物资,香港被否决

  如今疫情发生后,干扰素分别被安徽省、国家工信部列为紧缺战略物资。在其他工厂仍停工的情况下,李氏位于安徽合肥的厂房,大年初五已全速赶工,现时可日产十万支。“当年SARS的经验是:“我们生产多少,可以卖多少。”李氏已将一万五千支干扰素以及其他医疗物资,捐给湖北、安徽、广州等地。
  被问到尤靖安®在香港的销售情况时,李小羿道出一个遗憾的事实——原来被内地列为抗疫战略物资,居然不能在香港售卖。“2003年SARS后,我尝试在香港注册,却被卫生署审查小组否决了。”

  回忆这段插曲,李小羿不吐不快,形容香港的新药审批制度很落后,既缺乏药理专家,态度也非常保守。“如果想注册的新药,已在欧美上市有FDA(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)背书,就感觉放心些。尤靖安®在大陆研发,始终心存偏见。”
  早前香港市民哄抢口罩,站在抗疫前线的医疗保护尤其缺乏,李小羿指出,假如尤靖安®可以在香港注册,无疑令市民多了一层保护。“内地各省市的政府的态度很积极,主动去找与防控疫情相关的企业,在政策、资金方面会给与协助,港府显得很被动。”
  相对于内地,香港不单对新药态度保守,对于新治疗方法也不愿尝试。李小羿以SARS为例指出,当年内地愿意尝试使用新药,甚至以中西合璧的方式来治疗,香港则采用传统方法,用大量的激素。虽然两种方法的死亡率相差不大,但采用大量激素的后遗症就大很多,香港大量SARS康复者出现骨枯。

  新冠状肺炎的传染性更强、潜伏期更长。作为药理专家,李小羿分析,美国药厂吉利德(Gilead Science)免费向中国提供治疗的药物“瑞德西韦 ”是希望所在,初步临床反应很好。“瑞德西韦 ”早在2013年已开发,目标是用来对抗当时在西非流行的伊波拉病毒,最终没有推出市面,现时却意外发现对冠状病毒有疗效。
  欧美大药厂研发新药主要看本身的市场,对于诸如革热、疟疾、以至大陆有段时间很盛行的肺结核病,不太热衷去研发新药。现在香港出现“两头不到岸”的尴尬情况,对于大陆研发的药有所保留,欧美药厂又不会特意去研发罕见病或市场主要在亚洲的新药。
  2015年,甲型H3N2流感肆虐,导致本港近二百人死亡,港府要四处乞求疫苗。当时,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已指出,由于香港缺乏药物研发及制造,无法自行生产病毒测试剂及疫苗,以致未能及时控制疫情。

不假外求  设立疫苗基地

  袁国勇指出,港大发现了近50种新病毒,但本港却没有药厂可以造测试剂。他警告,这会导致本港(没有实力照顾自己),呼吁香港要在药物研究开发商拥有自主性,香港及南中国应该有自己的疫苗生产基地。

  五年过去了,香港的疫苗基地仍是纸上谈兵,面对这波疫情仍然束手无策,李小羿觉得有必要设立基地。“今次这个疫症,应该帮助香港下定决心。早前内地也发现假疫苗事情,内地民众对香港医疗服务有信心。不论是为了将来防疫、亦或扩大医疗市场,香港都应该推动尽快成立疫苗生产基地。”
  李小羿指出,香港各大学都有很顶尖的科研人才,毗邻就是庞大市场,现实缺乏的是中间产业化这一环节。现时李氏在香港、安徽合肥、广州南沙都有研发和生产基地,在北京、上海也设立研发中心,与当地医院合作做临床试验。集团已经与超过20家国际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。他坦承,香港研发药物的环境不佳,与内地政府大量支持相比,香港可谓一片空白,港府以不干预为名而不作为。
  作为业界人士,李小羿指出,香港要成为药物研发中心,目前缺乏相关基建,但也不一定觉悟成事机会,关键在于政府的态度。“美国的药业为什么这么发达呢?因为在美国,药物的前期研究大部分都得到NIH(国家卫生研究院)支持,一向注重自主研发药企建基于NIH的研发基础,再将其商业化。如果港府带头投入,其他投资者才敢跟投。以疫苗厂为例,相关的土地这么昂贵,前期很难完全靠商业化来运作。”

  与大部分内地药企贪图效益而偏重仿制药不同,李氏一向注重自主研发,集中于心血管、肿瘤学、妇产学、皮肤医学及眼科,正在研发的多达50多个项目,现时每年R&D的经费占总体的开支高达四分之一,在2019年的百大(中小企创新制药企业)中,被评为亚太区第一名。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,李氏才有14种产品于市场上销售,李小羿深知研发新药投入大、时间长、风险高,收益与付出不成比例,但为了病人权益而继续坚持。(开发新药要敢于面对失败!我们有一只抗血小板的药,从97、98年开始研究,现时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。在临床过程中,如果有个病人试验失败就意味着前功尽弃。)
  港府如果要支持香港发展成为药物研发中心,除了资金投入外,还需要在政策条例上松绑,李小羿对此深有体会,早几年李氏收购了美国一个产品,转移到香港生产,这支药在美国已有制造商证明书。“来到香港生产时,政府却控告我无牌生产。我跟律政司讲,这款条例是七十年代的旧例,当时很容易发出生产许可证(Manufacturing license),但现实取得的生产许可证,却需要制造商证明书(GMP),但如果要得到GMP去生产,得先行生产药物去测试,一生产就坠入法网。我跟律政司解释了这个漏洞,控告最终撤销了。可是,这个过时的条例,现在仍得不到更改。”

设绿色通道,方便两地检测

  除了香港本身政策要松绑,涉及中港两地的政策亦要与时并进,现在内地限制生物样品出境,早前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》提出:将研究在区内限定机构使用生物样品。李小羿期待尽快落实绿色通道:“李氏在香港有个基因测序实验室,我们想将在大陆做临床测试样本拿来化验,但大陆一直有很严格的限制。”

  李小羿1992年毕业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医学院,获得药理学博士学位,其后到美国制药公司Warner-Lambert从事博士后研究,1994年,放弃在哈佛大学任教机会,回到大陆发展李氏大药厂。他具备国际视野,也明白特殊国情,熟悉香港环境,这个不单是李氏大药厂的优势,也是整个香港药物研发的优势。
  他表示,其实香港也有科研的人才,李氏也在香港请了五、六个博士生,由于很多研发都要同欧美合作伙伴一起做,需要很频繁的沟通,香港人的中英文能力都很好,可以担任沟通内地工厂与欧美伙伴之间的角色。
  欧美药厂对于内地的知识产权保护有顾虑,例如现在就传出武汉病毒研究所抢注“瑞德西韦”的闹剧,香港药企可以扮演海外同行进军内地的盲公竹,“我们同美国的药厂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合作,部分只是帮他们在大陆注册,部分则做临床研究,成功后在中国销售。例如我们与美国药厂合作一款治肿瘤药,很早就拿到细胞株到内地,已做4、5年临床了。”

详细报道具体内容:











如果您对我们相关产品有任何投诉,包括不良事件报告,可以拨打电话400-008-0950,或发电邮至 drugsafety.cn@leespharm.com
版权所有:兆科药业(合肥)有限公司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书:(皖)-非经营性-2017-0003 | 皖ICP备11001418号 |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255号